• 首頁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媒體看科大
    首頁

    【河北新聞網】專訪| 鐵揚:展現我作為一名勞動者的勞動軌跡

    10月18日,鐵揚美術館將正式開館,本次開展的重磅活動是“鐵揚的世界·美術作品展暨河北科技大學鐵揚美術館開館儀式”。屆時,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中國美協駐會副主席徐里、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主任尚輝、中國美協水彩畫藝委會主任陳堅、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及省內知名藝術家將到場祝賀觀展,并參加學術研討會。

    鐵揚美術館坐落在河北科技大學校園內的牧星湖畔,現代化的建筑外觀是校園里的一道美麗風景,而豐富的展覽內容更是青年學生及社會大眾接受藝術熏陶的絕佳去處。展館占地4500平方米,分為六個展廳,由韓國著名建筑師俞杰設計,從2014年動工到展館落成,再到布展設計,歷時6年,終于與公眾見面。

    今年85歲的鐵揚以美術家的身份為大眾所知,在這次展覽中,觀眾將看到鐵揚從15歲到85歲跨越70年人生歲月的藝術軌跡,水粉、水彩、油畫、國畫、雕塑等多種美術形式在他的手中似乎沒有界限,但創作主題卻是一以貫之——故鄉趙州的梨花、冀中平原的玉米地、蒼涼壯闊的太行山以及溫暖的農家炕頭。美術創作之外,鐵揚還寫散文、小說,相繼出版了《母親的大碗》《等待一只布谷鳥》等散文集。在他身上能夠感受到老一輩藝術家傳統又前沿,深厚又多元的文化藝術素養。

    2012年,鐵揚藝術研究中心在河北科技大學成立,鐵揚與高校的緊密結合不止是對他藝術成就進行研究的單向輸入,他也毫無保留地愿將畢生的藝術經驗傳授給青年學生們。后研究中心進一步發展為鐵揚藝術研究院,并在研究院的基礎上落成了鐵揚美術館,近10年間,鐵揚在藝術創作的同時,也為大學的美育教育貢獻著力量。開館之前,河北新聞網記者參觀了鐵揚美術館,并對鐵揚進行了專訪。

    勞動者的軌跡

    記者:在大學里建美術館,與學校的美育教育及人文價值定位是相匹配的,目前我們了解到的是一些知名綜合性高校及藝術專業為主的高校里有美術館,您為何想到在河北科技大學建美術館?

    鐵揚:為什么要建美術館,為什么要在大學里做這件事,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2012年,我來到河北科技大學,鐵揚藝術中心在這里成立,但中心發揮的作用有限,搞個小活動,搞個講座還是可以的。為了更好地開展藝術研究工作,做好高校的美育教育,中心后來改為鐵揚藝術研究院,能更好地整合美術資源,為學術研究提供了更有力的支撐,建美術館也順理成章。

    河北科技大學雖然是理工類院校,但她是一所生機勃勃的高校,在這里建美術館能充分發揮學術機構的作用,承擔著服務美育教育,推動藝術研究,傳播藝術成果的重要職責。美術館不單單只展覽我的作品,這次展覽之后,六個館里有兩個館固定展覽我的作品,有四個館會做其他藝術家的展覽。我已經和韓美林溝通過了,要在鐵揚美術館為他辦一次畫展,莫言、賈平凹的書法展未來也會在這里展出。美術館也是社會化的公共服務平臺,是對公眾開放的,這樣的話研究院和美術館都會“活”起來。

    另外,這個美術館能夠發揮我勞動者的特色。

    鐵揚油畫作品《趙州梨花》2005年

    記者:您在多個場合說過自己是勞動者,美術館如何體現出您勞動者的特色呢?

    鐵揚:我經常說的一句話是,我是一名勞動者,勞動者的特征是什么?他的勞動是要講效率的,要有勞動量。你是一名畫家,一年畫一兩幅畫好像有點說不過去吧。就好像修鞋修自行車的師傅,他一天修一雙鞋能練出手藝嗎?一天就補一個輪胎,能把修車的活干好嗎?勞動者沒有量,他的生活就沒有保證。

    我粗算了一下,我到底畫了多少幅作品,大約有5000張,美術館建好之后先選出1000張來,從1000張里再選出700張,700幅作品都拿到美術館,又進行了一次篩選,選出一半來進行展覽。我是一名畫家,也是一個勞動者,我也得有量,這個“量”將來要放在一個地方,我把最好的作品放在這里,是我作為勞動者的證明。

    記者:一座美術館的落成,從選址設計到策劃布展,是件很費心力的事情吧?

    鐵揚:我是一名“80后”,上個月剛剛過了85周歲生日。美術館剛籌建的時候,我可以跑著來工地,現在美術館建好了,我的腳出了毛病,上樓都很困難,這是很無奈的事情。但是我還在堅守,堅守一天是一天,因為學校提供了這樣的條件,黨和國家給我這么大的支持,我心里是暖洋洋的。

    家里人都要我安心養老,女兒們讓我去她們家里住,陪我養老,我住幾天就趕緊回來。鐵揚美術館開館不是結束號,老頭兒我還要在這里“混”幾年,我還要為學校的藝術教育、美育教育盡一份力。

    記者:您希望觀眾,特別是青年學生參觀完美術館,能收獲到什么?

    鐵揚:觀眾來美術館看什么?看一幅畫的內容和形式,這是一方面,看完這個館之后,我希望觀眾看到我作為一名勞動者的勞動軌跡。走到6號館文獻館的時候,能夠看到鐵揚從學畫畫到后來寫文章,他走過的軌跡。這對觀眾特別是咱們青年學生都是一種教育。

    從我的角度講,學校的美育教育要發揮出作用來,學校要立德樹人,要培養青年學生的身心健康,要有藝術作品來陶冶,我把這些作品擺在這里,是我們學校美育教育的一個課堂。美育教育涵蓋很多方面,這是一個角度,一個角落,不管是什么專業的學生,都可以從中得到藝術的熏陶。我們這所學校理工專業的學生多,但你看國外很多科學家,他們的文學藝術修養都非常高的。我希望學生們未來不管從事什么工作,都有在學校培養的文化底蘊構成他的美學趣味,給他人生帶來滋養。

    鐵揚水墨作品《趙州梨花》2016年

    畫不夠的太行山、拒馬河

    記者:這次展覽的作品是您精挑細選的,題材是觀眾比較熟悉的,像趙州梨花、太行山水、白洋淀、冀中平原玉米地、炕頭系列、紅柜系列等,對畫家來說,題材的永恒不變是一種重復,還是回歸藝術本質?您覺得藝術家應該如何深入生活、扎根生活?

    鐵揚:1991年我在北歐辦展覽,幾個美術理論家給我提出了問題,他們希望我能把我們民族的生存狀態畫出來。不管是山也好,風景也好,靜物也好,要多畫出人們的生存狀態。所以我走進太行山,走進白洋淀,我不停地問自己,你到底了解不了解我們中華民族的生存狀態是什么樣子的?為什么說,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其實你看藝術大師,比如我們都熟悉的俄羅斯繪畫大師列賓,他的繪畫技法,歐洲很多藝術家都可以達到,但是他們的畫看不到俄羅斯人的生存狀態。文學作品也是,為什么列寧說托爾斯泰是俄羅斯的一面鏡子呢?因為我們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俄羅斯人民的生存狀態,所以他是大師。

    我后來發現,要想做到這一點,要有自己的題材。我為什么后來畫玉米地系列,炕頭系列,當然我畫得成功不成功,我做到沒做到,這是另外的問題。我想從一個角度,一個細節來表現我們民族的生存狀態。

    有人問我為什么總畫“炕頭”,因為炕頭是溫暖的。比如“炕——剪趾甲”系列,它不是裸體畫,剪趾甲的人和炕和墻和被窩卷已經是一個整體了,是一幅大風景,這個人的行為是整體的一部分,另外畫里的人是很私密很自然的行為,她沒有表演的成分,沒有表演的瞬間是最美的。

    藝術創作要扎根生活,現在叫扎根時代生活。我有個專題叫“走進太行”,描繪太行的山水,我年年都去太行山寫生,現在年紀大了,我不用去,在家里就能把它畫出來,但是我為什么還要去呢?就是要再認識再創作,不單單是畫太行山,要把我們民族的生存狀態表現出來,這是藝術家最應該注意的事情。

    文學和藝術密不可分

    鐵揚:您除了畫畫,也寫文章,在您看來,文學和藝術是怎樣的關系?

    鐵揚:我喜歡的東西很多,我是一個雜家,我最最喜歡的不是美術,也不是文學,我喜歡音樂。我夢想的是當交響樂團的指揮,到現在我還迷戀,但是沒機會了。

    文學和繪畫造型藝術是兩個思維特點,美術更偏重形象思維,文學偏重于感覺思維、邏輯思維,文學和美術是分不開的。一個是文字表現一個是造型表現,比如“河里沒規矩”我畫不好,但是我寫散文可以寫好,文字在表現這個題材的時候,比造型藝術更有優勢,所以說這二者是不可分的。反過來說,一束花,你再用文學描寫,不如用繪畫來表現得直觀,這是造型藝術的優勢。

    記者:您對文學藝術的偏愛,是不是也影響了鐵凝?

    鐵揚:呵呵,一個家庭對子女的影響總是會有的,也是不可忽視的。她小時候我給她列書目,推薦她去讀哪些書。這是她成長的基點。

    她小學的時候,我們住在保定,正值“文革”時期,河北大學等一些高校的圖書館都被封了,都貼著封條,不讓進去,但是那些建筑很簡單,晚上沒人的時候我就去偷偷挖個洞,我們爺倆進去“偷”書。包括托爾斯泰、巴爾扎克的書,都是從圖書館“偷”來的。到現在,我的老房子里還有這些書,我看到這些書上圖書館的章,心里還挺不是滋味。

    后來更慘,不用“偷”了,這些書被堆在廣場上,一卡車一卡車地裝運走,運到造紙廠去,我們就去撿書。

    她喜歡寫作文,再大一點開始寫一些東西,再后來我建議她下鄉插隊,去認識社會,認識中國農村,這對初學寫作的青年是很有必要的?,F在她寫得少了,主要工作是為作家為藝術家服務。

    記者:您現在把主要精力放在大學里,對青年學生有什么樣的期待?

    鐵揚:我希望青年大學生們少用手機,手機對大家的影響太大了,使得大家忽略了讀書,忽略了對音樂、美術等有價值的東西的了解,大家的時間都被手機占用了。今天上午大學生志愿者們到館里來,我一進門看見大家都在低著頭看手機,也許我們之間有代溝,我想知道的是手機里面,對青年學生的美育熏陶到底有沒有?

    另外,我希望大家要多看展覽,不要怕看不懂,有些藝術家的畫我也看不懂,但我會去看,思考他為什么這樣畫?好多古典文學作品我也不懂,但一直堅持去看,用力地看,這其實是在增加我認識漢語言的途徑。對青年大學生一樣,多看多思考,是給自己的人生增加閱歷和積淀。(記者侯艷寧、趙榮昊)

    報道鏈接:http://hebei.hebnews.cn/2020-10/16/content_8152153.htm

    拉菲彩票